阿洛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阿洛小说网 > 唯一/The One > 8毛绒绒

8毛绒绒

8mao绒绒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听话地动手,等冲洗干净后,再用水抹了一把脸,他顺手地关上水龙tou。

        刚直起shen,正要睁眼,突觉眼前一黑,tou上被覆上mao巾。

        乔祎下意识地撩开挡住视线的那块布料,顺势地搓弄着shi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另一边,你帮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理所当然的口吻,听得上官琟直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寸进尺的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就可以ca完左边,再去搓右边的;

        哼~非要使唤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使出吃nai的劲tou,上官琟xie愤似地搓磨他的tou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shi发已然八成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。”她用力地甩开mao巾,不顾它会打到某张俊逸的脸庞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刘海乖顺地贴服在男人的前额,虚掩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绿眸,犹如往日情景重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白...”轻轻的呼唤逸出上官琟的chun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两个字,许是chu2发了乔祎ti内的某种开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下tou,缓缓靠近,期间绿眸一瞬不瞬地对视着上官琟的美眸,chunban贴上她的嘴角,轻轻地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继而一点点挪移,she2尖探出,似有若无地扫过她的chun珠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纹丝不动的反应,被自动认定为“接受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变得大胆起来,she2touhua入chunfeng中,抵住她紧闭的牙关,慢慢地扫过ruannen的chun肉;

        来回两遍的浅尝后,他yun吻她的下chunban,稍微施力地xi附住,迫使她不得不松开牙关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火she2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呜~”一记轻哼骤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shen前小女人的微颤,明显抗拒的动作,乔祎一手揽紧她的腰肢,另一大掌捧起她的脸颊,轻而易举地压制住她的不安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在畅通无阻之下,他的亲吻越发放肆。

        化shen龙卷风似地,狂妄地席卷她口腔内的每一个角落,汲取每一丝独属于她的气息,急不可耐地要把她鲸吞入腹。

        蓦地,乔祎停止侵占的暴行,他抽离火she2,皱着眉tou发问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为什么不回吻?”

        脱口而出的质问,不仅让上官琟惊愕,就连本人也觉得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比是一句稀松平常、理所应当的话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乱了心神的他们,丝毫没有听出男人刚刚那句话透着点委屈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当年,可是上官琟“亲口”教导某人接吻,还振振有辞地告诫他:

        “亲吻绝不是单方面的事,需要双方参与和投入,才能ti会其中的美妙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咯,当我吻你的时候,你也应该要有回应,这样你来我往的互动,才能算得上是个‘合格的kiss’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过去的她,明明是个“恋爱学分”为零的小学生,偏偏遇上失去记忆、一无所知的小白,还自chui自擂着她的“经验丰富”,甚至大言不惭地一个劲地忽悠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恶霸地定下许多不成文的规则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他会忘记的,不承想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石激起千层浪”,封存的回忆,如浪花一般地朝她汹涌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想回答的上官琟别开小脸,恰巧撞见镜面的自己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泛zhong的嘴chun、泛红的两颊,还有迷蒙的眼神...

        无不在宣告着她的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顺着上官琟的目光,乔祎望向镜子,对上她的双眼,沉声dao出心中所想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不记得你,没错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那不代表,你从未存在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像是我的shenti,也有着它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曾烙印过的痕迹,一分一寸地...恐怕早已深入骨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即便你不断地否认,可我就是能百分百地笃定——你对我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琟弯了弯chun,似笑非笑dao:你现在说甜言蜜语可是张口就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曾经的某人是只呆tou鹅耶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不正呼应他说的话么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在过去的那六年,是谁调教过他的这张嘴呢?

        又会是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能再想了!

        她轻巧一跃,双脚落地,径自地走出浴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床边,往矮柜上抽两张纸巾抹了几下脚板底后,手脚利落地脱下ku子和衬衣,接着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吧。”她双眼一闭,张开双臂,决定zuo一条任人宰割的“死鱼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来到床尾,俯视shen下女人凹凸有致的jiao躯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定格在她唯一的遮掩物上,他hou结紧了紧。

        乔祎单tui跪在床上,伸手分开上官琟两条笔直的长tui。

        视线顺着往上移动,瞥见她内ku底端渗出的水痕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是情动的证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随即把它脱掉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那chu1私密地带毫无保留地映入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mao绒绒的林间若隐若现地闪烁着水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倾shen上前,眼尖地发现白色床单上的一gen阴mao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弯弯绕绕的细mao,拉直后约莫有他半截指节的长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指继而一压,在指腹间nierou着……

?s  i  mi  sh  u  w  u  .com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老公献给偏执狂上司后被cao上瘾了 艹粉骨科 娱乐圈 np) 睡服娱乐圈(NP,高H) 老公帮我出轨【np】 有间客栈(古言np) 驯化(无期迷途/gl/np)